允文君启示录(六)我眼中的竞赛和考研——论目标与规划(允文君是谁)



允文君启示录(六)我眼中的竞赛和考研——论目标与规划(允文君是谁)缩略图

首先回应一下之前出现的两个问题。
1、上期专栏有这样一段话,需要做一些修改。
“位于逻辑链条末端的内容可以进行取舍,不一定会对其他内容造成影响。例如,在工科中有很多电路分析方法,都是从静电的基本规律推出的,处在逻辑链条末端。如果我把戴维宁定理删去,不会影响对基尔霍夫定律的学习,对以后的章节也没有明显影响。”
有同学@bromocriptine 在评论区指出,戴维宁定理在
允文君启示录(六)我眼中的竞赛和考研——论目标与规划(允文君是谁)插图
工科中非常基础,电路分析课程需要从它推导很多定理,不是逻辑链条末端的知识。其实我知道这一点,我当时想说的是:大物课程对电路要求不高,而戴维宁定理是工科中才比较常用的内容,所以在物理课程中可以认为戴维宁定理在逻辑链条末端,如果物理老师不要求、自己也不感兴趣,那么学习物理课程时可以不看。但是原文中模糊了讨论的前提,“对后续章节无影响”应该是对物理课程而言的,但前面却没有强调物理课程,反而出现了“工科”二字,容易令人混淆,这是我的责任,必须及时纠正。顺便也提醒大家,一个定理公式属于逻辑链条的什么位置,这个问题必须结合课程的要求来讨论,不同课程可能对同一个公式的态度有所不同。
2、我在部分评论和私信中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此要向相关的同学说声对不起。在上海长时间的封控或许可以成为情绪不稳的客观理由,但如果就此做一些虚情假意的公关,大家不会买账,我自己也不会同意。我想我应该主动承认,这其实是我的老毛病,进入b站五年以来,我一直没能完全成熟地对待网上的言论。在学习、社会等客观问题的讨论上,我已经比较耐心和冷静,大家指出我的错误我也会非常感谢;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没有解决——面对催更的评论或私信,我的回复往往会具有较强的攻击性。
仔细回想,这件事还是有起因的。大概四五年前,曾经有位观众对我死缠烂打,让我录制其他专业的内容,在我婉拒且说明原因后,他希望我自己找时间自学然后录制,我认为这已经超出了合适的范围,就在私信里和他争论,不太愉快。我可能就是从那时起形成了ptsd,导致每次看到催更评论都会往坏的地方想,总是要等到观众明确说“不是强制”才放心,哪怕有一点请求的语气也会让我感到心慌。现在看来,我有点多虑了,正常的催更本来就只是一种提议,也说明大家认可我的内容;退一万步讲,就算恶意催更甚至道德绑架,那最多也只是几条消息,不可能真的有人顺着网线找到我、把我绑起来,强迫我立刻更新。而且,大部分观众了解我断更的原因后都表示理解,我不应该这么紧张;即使真的有人以不道德的方式发表相关言论,我也可以等他说了再予以回击,情节严重的也可以删评拉黑,不必为了所谓的“防患未然”伤害无辜的群众。随着粉丝数逐渐上升,评论区的“熵”会上升,我必须始终用正确的态度来看待这一切。面对催更,虽然我还是要说明断更的原因,但必须注意自己说话的方式,否则也没有资格来呼吁大家理性思考,情绪失控的辩论和喷子没有本质区别。为了给自己一个警示,相关的评论我不会删,如果我以后再犯,也请大家直接批评我,不必给我留面子。

我们回到这期专栏中来。允文君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拟定后续课程录制的计划了,但是该发的专栏还是要先发,包括今天这篇。我的观众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参加竞赛或考研的同学,虽然也希望可以相对慢速地、深入地学习物理,但是由于各种现实原因,缺少时间和资源,没有具体方向,所以在观看我的视频之前会有些杂念,不确定是否应该完全按我的标准来学习。这篇专栏会从我的视角谈谈竞赛和考研人在长期规划上需要注意的问题,由此也可以对大家观看视频进行一定的指导。
在开始讨论之前,先明确几个事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