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评丨放言“新闻无用论”之前,网红 该先突破认知局限考研…



WE评丨放言“新闻无用论”之前,网红 该先突破认知局限考研…缩略图

高考过后,学生进入报考季。近日,“学新闻是否有前景”议题引发社会舆论热议。事情经过,简而言之,一位考研指导网红 在近期直播中奉劝高考生家长,别让孩子报新闻,根据他的说法,任何本科专业都比新闻好,并直言:“如果我是家长,孩子非要报新闻学,我一定会把他打晕。”此言一出,迅速引爆舆论场,尤其是学界教授纷纷下场反驳。
众所周知,隔行如隔山。每个学科都各具特色,并承担着为社会培养各类所需人才之重任。很明显,非新闻专业出身的 的绝对化言论实在有失偏颇,也暴露出其对新闻科学认知的局限性。
首先,从国内主流媒体曾对 的报道看,其个人故事似乎有些励志。大四便开始 助指导同学考研,而后又自创企业,甚至还“杀入”娱乐圈,从某种意义上讲算得上一位成功人士。虽然古人有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也有:三人行必有我师;还有: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对于斜杠网红 来说,从新闻学角度上讲,单从其主业看,称其为大学报考或考研指导顾问可能更为准确。

▲6月20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23届毕业生们走进毕业典礼会场。(图片来自中新社)
其次,其言论
WE评丨放言“新闻无用论”之前,网红 该先突破认知局限考研…插图
完全无视新闻学科的重要性。大学新闻学科研究的主体是媒体,并为其培养专业的记者人才。纵览古今中外,媒体与记者在整个社会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回顾历史,媒体与记者不仅是历史的见证者,甚至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参与了推动历史的进程。远的不用说,当年正是美国记者斯诺的报道,向西方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坚定信仰为人民;也正是比利时记者、漫画家埃尔热通过记者丁丁的上海历险记向西方公众揭示了日本在中国参与贩卖鸦片以及军事干预中国事务的罪行。再有,1957年,法新社和新华社签署合作协议互派记者,从而奠定了中法关系的非典型外交。
当代社会中的媒体与记者依然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法国社会学家erik neveu曾经在有关《媒体的权力》的一篇文章中总结道,媒体对社会议程设定、资讯传播、民众思维方式的格式化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它们通过在个体间维持的最基本社会联系进而构成了一个公共舆论空间。在欧美国家,媒体有“第四权力”之称;而记者更是有“无冕之王”之美誉。
在如今在信息社会中,随着自媒体业的蓬勃发展,传统媒体看似日渐势微,但是,传统媒体的公信力依然需要新闻学科培养出来的专业人才来坚守。虽然是舶来品,但是,新闻学科教育在中国已有逾百年历史。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依然需要新闻学科,需要专业的媒体,需要适应时代发展的专业复合型新闻人才。
从客观上讲, 无疑是此次热点的赢家,达到了不用花费多大成本就达到了“广而告之”的传播效果,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而为之。(完)

作者/孙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34